商周牧野之战揭秘(4)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方针 > 教育培训机构 > 正文
 2019-06-12 09:33     浏览次数:61

  同时,公司以技术中心为主体,以研发目标产品为导向,积极搭建优势研发平台,如与香港理工大学联合建立近净成形香港工程研究中心、与重庆大学联合设立锻压装备及成形技术重庆市工程研究中心及与南京工程学院联合设立重庆江东机械-南京工程学院传动控制研究中心,大力推行产学研结合。在今后的工作中,公司将围绕成套智能产线装备、工艺技术、模具技术、轻量化汽车零部件等方面持续开展技术研发,以满足公司持续发展的需求。1、机械类、材料成型及控制类等相关专业博士;2、熟悉金属或非金属成形材料工艺或模具专业知识,能够使用INVENTOR等制图软件及有限元分析软件;3、博士期间,在某项成型领域研发有一定经验者优先;4、有较强的组织、协调和沟通能力。

  对于疲劳失眠的人来说,休息不够会导致便秘,橙子中特有的纤维素、果胶以及橙皮甙等营养物质,具有生津止渴、开胃下气的功效,利于清肠通便,排出体内有害物质,增强机体免疫力,还可增加血管的弹性,降低胆固醇,是一种疗疾佳果。  香蕉  消除疲劳香蕉属于高钾食物,其镁的含量也很丰富。现代医学证实,钾能维持正常的血压与心跳,防止血压上升及肌肉痉挛,而镁则具有消除疲劳的效果。

商周牧野之战揭秘(4)

  顿时,周军将士们士气大振,欢声雷动,响彻云霄。 然而,此时天已经大亮了,远方前来阻截的商军阵形也渐渐显出轮廓。

本来斗志昂扬的将士们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商军黑压压地,几乎要一直排到天边,一面面旗帜像森林一样一望无际。 虽然不知道对方确切有多少人,但是瞎子也看得出来,要远远多过己方。

联军将士刚刚鼓起的勇气又快要低落了。   朝歌方面,第一批紧急军情前脚刚传到,联军自己后脚就跟着来了,着实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去年,帝辛已经听说了周人因未得天命而从盟津退兵的消息,这更增强了他对天命在己的信心。 可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快就卷土重来,而且迅速兵临城下。

站在帝辛的位置,目前可能的选择有三:一,坚守朝歌城,让敌军疲于坚城之下,等待四方勤王之师到来,内外夹击,发动反攻;二,弃城撤走,到东方去和自己的主力军会合,然后回师讨伐叛军;三,乘周军立足未稳,立即在城外进行战略决战,一举击溃来犯之敌。   第三种选择当然最为诱人,然而难度也最大。

朝歌城内目前并没有足够的精兵可以破敌,而且也没有可用的战车,单靠步兵,很难和冲击力强大的战车阵相抗衡,更何况周军士气正锐。

第一、二种选择虽然比较被动,但是却更具有可行性。 然而自负的帝辛却决定采取第三种方案。 后世的一些军事史家因而批评此举是以己之短,攻人之长,愚不可及。 但是平心而论,帝辛的这一选择也有不得已之处:正如武王所指出的,目前商王朝统治集团内部离心离德,外部对东夷等部族的征服也并不稳定,如果朝歌的战事长期拖延下去,必然会导致其他严重的变乱,威胁自己的统治乃至生命。

只有一举克敌,才有可能把自己的统治维持下去。 以帝辛暴烈勇武的个性,恐怕是宁愿赌一把的。   何况,帝辛还有一张不小的底牌:朝歌城内有大量奴隶和战俘,把他们武装起来,许以利害,在数量上仍然可以对敌军占有绝对优势。

这一点足以抵消周军素质和装备上的优势。

于是,帝辛迅速武装了一批奴隶和战俘,亲率少量禁卫部队押送,奔赴前方战场。 据《史记》,帝辛出动的总兵力有七十万人,无疑过于夸大,另一些文献记载是十七万,似较为合理。 虽然牧野前线究竟有多少人仍然是一个谜,但商军数量上占压倒优势则无疑问。   《诗经·大明》称:殷商之旅,其会如林。

商军的强大阵容,令联军出现了军心动摇。 面对形势的微妙反转,武王高呼:维予侯兴,上帝临女,无贰尔心(为我而前进,上帝正在看着你呢,千万不要改变心意)!重新鼓舞了士气。 武王还宣称,如果不努力向前,就要施加严厉的刑罚。 恩威并施下,联军的战鼓震天般擂了起来,战斗开始了。   史籍对具体的战斗过程记载较简略。

据《逸周书·克殷》,在这一役中,周军的战术是先由吕尚率数百名精兵上前挑战,震慑商军并冲乱其阵脚,然后武王亲率主力跟进冲杀,将对方的阵形彻底打乱,导致商军的崩溃。   吕尚被后世奉为权谋兵法之祖,传说著有《太公六韬》,这一战术或许就是他的手笔。

《大明》中赞道牧野洋洋(广阔),檀车煌煌(鲜明),驷马原(四匹战马)彭彭(强壮)。 维师尚父(即吕尚),时维鹰扬。

凉(辅佐)彼武王。 生动地描写出吕尚在战场上和武王相互配合,鹰扬飞击的精彩场面。

史称吕尚其时已经是八十多岁的老翁了,从战场上的勇猛表现来看,真让人难以置信。   广阔平坦的牧野大地上,数十辆在朝阳下熠熠生辉的战车组成小小的一字阵形,快速逼近商军阵线。 商军前排的弓弩手开始放箭,几匹战马悲嘶着倒在血泊中,几辆战车歪到了一边。

但大部分的战车仍不为所动,如飞鹰扑击一般,冲向商军的旗帜之林中。

商军弓弩手都是临时拉来的征夫,箭法本来不准,看到周军战车的疾速逼近,手都哆嗦了起来。

片刻之后,就连周军胸口铠甲上的狰狞兽头都能够看见,商军更是斗志全无,不由自主地往后退缩。

战车上的武士们开始放箭,战车本身在颠簸中前进,箭很难射准。 但商军密密麻麻的人群使得瞄准都成为多余,每一箭下去就是一片惨叫哀嚎,魂飞魄散的商军士卒开始狼奔豕突,商军的阵线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缺口。

此时,吕尚率领突击队冲入了商军之中,溅起一片血光,但很快被商人的优势兵力包围。

后方观战的武王不失时机,命令挥舞军旗,擂起战鼓,主力战车部队也开始了冲锋,像一片巨大的乌云一样从地平线上席卷而来。 呐喊声响彻云霄。 尚未卷入战斗的商军士兵们呆呆地站着,不知如何是好。

前线被突破,联军的战车堪堪冲到面前,有几个机灵的回过神来,扭头就跑,旁边的人纷纷仿效。 霎时间,出现了多米诺骨牌效应,十余万人如同潮水一般退去,身后是大举追击的联军车阵。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