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打聽

作品:《都市小花農

    --------《16K小說網帶給你最新的小說給你最好的閱讀體驗16kxsw.com 》----------    眾人進店里就被這華美的絲綢吸引住了眼球,哪里會注意店主的神情啊?倒是陳奶奶,盯著這個店主看了很長時間。

    在認出店主是誰后,更是面色大變。她死死地咬著唇,在店主察覺到不對勁的時候,還后退了步,將自己藏在眾人。

    店主也只是皺皺眉,她就是感覺像是有人在看著她,但是等她再去找的時候,她又找不到到底是誰。

    這個時候陳奶奶倒是慶幸陳偉鴻都是扶著盛奶奶的,要是被這個女人看到了陳偉鴻,豈不是是件麻煩事?

    看眾人都在看絲綢,陳奶奶也就是隱在人群后。她哪里懂什么絲綢啊,只是借著看絲綢的空隙不住地打量著她的前兒媳婦。

    后來看店里都她直在忙著招呼客人,陳奶奶索性出了店鋪,在店鋪外歇口氣。正好這家絲綢的的旁邊就是家工藝擺件店鋪,店鋪里恰好沒有什么人。

    陳奶奶走進這店鋪,店鋪的老板娘很快就迎了上來,她看上去五十多歲的樣子,非常地熱情,陳奶奶借著看這工藝品的時候就和這老板娘搭上話了。

    雖說是個小城市,畢竟是沒有出省,彼此說話還是能夠聽得懂的,陳奶奶不著痕跡地問起了這絲綢店的老板娘的事情。

    這個老板娘撇了撇嘴:“這家店是十七年前開到我們隔壁的,大家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多少也知道些事情。”

    陳奶奶手頓,十七年前就開店,這么多年來積蓄肯定是不少的,看她的樣子過地還不錯,也沒有想過回去看看偉鴻?

    看店里沒人,店主索性就和陳奶奶卦起來。“別看她日子過地挺光鮮的,其實也是有很多糟心事的。”

    陳奶奶配合地睜大眼:“怎么說?”

    此刻在陳奶奶的心里就是,知道你過地不好我就開心了,沒道理你拋棄孩子后還過地這么地幸福。

    店主看看四周,發現沒有人注意她這邊,才壓低聲音道:“她有個兒子,今年也就是十歲左右吧,上個月得了急性腎衰竭,聽說情況還蠻危急的。”

    陳奶奶心里咯噔下,雖說她挺恨陳偉鴻的媽媽的,但是老人家心里還是有桿秤的,禍不及子孫。

    “這個病很難治嗎?”陳奶奶猶豫了下還是問道。

    店主嘆了口氣:“估計比較難,前幾天還聽人家說最好是換腎,可腎是多么寶貴的東西,人家怎么可能會換給他?”

    “就沒有別的辦法了?”

    “估計懸吧?”店主搖搖頭,忽然湊近了陳奶奶神神秘秘地說道:“唉,這個腎源的配型也是很艱難的,聽說親人之間的配型會更有機會,可惜他們為人父母的都不匹配。”

    聽到說親人之間,陳奶奶就是面色變。她勉強定了定心神:“她就沒有再生個孩子?這么多年就得了這個?”

    “就這個。”店主攤攤手,語氣滿是唏噓。

    陳奶奶是各種心煩意亂,隨意地挑選了個手工雕琢的小兔子后就出了門。剛出門就正好碰到了扶著盛奶奶的陳偉鴻,陳奶奶更是面色大變。

    她也不和陳偉鴻說話,只是淹沒在眾人之,出了民俗街。

    逛了大半天后,大家伙兒在車上集合了,準備往酒店去。這已經是出來的第二個星期,還有兩三天就能夠啟程回去了。

    晚上吃晚飯,大家熱熱鬧鬧地,陳偉鴻陳奶奶還有盛爺爺盛奶奶許醫生丁鐵趙凡幾人在起。看陳奶奶食不知味的,盛奶奶看不過去地問了句。

    “你今天是怎么了?看上去情緒不太好的樣子,從民俗街出來就是這樣了。”

    他們這行人出來的人多,就分了幾個包廂,他們幾個人就在個小包廂里。這里環境還不錯,比較地清幽。

    陳奶奶嘆了口氣,她是沒什么見識的,但是她有個優點就是,自己拿不定主意的時候會想向外人求助,更不用說盛爺爺盛奶奶都是很有能量的人。

    她放下筷子,想了想才開口道:“我今天在民俗街看到偉鴻的媽媽了。”

    “什么?”這可是個深水炸彈,就連向沉默的趙凡也抬起頭來,目光炯炯地看著陳奶奶。

    “她現在是做什么?”盛奶奶平復了下思緒,接著問道。

    “就是你們去的那家絲綢店,那個老板娘就是偉鴻的媽媽。”

    陳奶奶看了眼面無表情的陳偉鴻,擔心他有些別的想法。

    眾人也在清水村生活了好幾年了,對于陳偉鴻的身世大家基本上都知道。知道他是遺腹子,他媽在生下他后卷了家里所有的錢就走了。

    “是嗎?”眾人都是愣,那個老板娘他們白天都見過,看著生活地很好啊。

    “我這還有點擔心。”陳奶奶頓了頓,“我和隔壁的老板娘打聽過了,她有個兒子,今年十歲,上個月得了急性腎衰竭。”

    聽到急性腎衰竭這個詞,許醫生都抬起了頭,這個病可不太好治啊。要是想勞永逸,最好就是換腎,要么根治起來很麻煩的。

    “我聽人家說,最好的方法就是換腎。”陳奶奶還是將這句話說了出來,盡管這句話說出來大家會很難接受。

    盛奶奶直帶著的笑容也收起來了,她眼睛轉了轉:“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說擔心這個女人要是想到偉鴻的話,萬求上門來找偉鴻捐腎?”

    “是,我現在最怕的就是這個。”陳奶奶毫不避諱:“雖然說那個孩子可憐,可是我們偉鴻之前那么多年也苦過來了,誰心疼過他?”

    “腎是多么寶貴的東西,我堅決不同意的。”

    “確實。”

    眾人都點頭,感情是相處出來的,他們非常地喜歡陳偉鴻這個人,自然是明白陳奶奶的顧慮。

    “我現在都怕在這里待下去,指不定哪天又遇上了,到時候躲都躲不掉。”

    “這樣,咱們明天早上就回去,出來也玩地差不多了,該回去了。”盛爺爺作了這么個決定,大家都是贊成的。

    出來玩雖然好,哪有在清水村舒服?

    --------《16K小說網帶給你最新的小說給你最好的閱讀體驗16kxsw.com 》----------

我 的 書 架
一分六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