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32 針鋒相對

作品:《盛唐高歌

    --------《16K小說網帶給你最新的小說給你最好的閱讀體驗16kxsw.com 》----------    “將軍,我愿作先鋒。”

    “崔將軍,你的右軍負責開路,撥哨所,路辛苦,也該歇下了,先鋒的任務,交給我們前軍好了。”

    “幾位,這路以來就左軍出力最少,該讓我們打頭陣了,這樣,回到西域,某在最好的酒樓請幾位喝最好的酒。”

    “喝酒算什么,誰不跟某搶,每人送二名吐蕃美女,不,四名。”

    聽到攻城,宋沖、陸進、崔希逸和郭子儀都激動,紛紛主動請纓,希望作為先鋒進攻邏些城。

    要是尋常的攻城,那是傷亡慘重的肉搏戰,沒人喜歡,但有了火藥和特制的手榴彈就不同,響倒片,炸得吐蕃人哭爹叫娘、人仰馬翻,太過癮了,經過檢驗,好像每次使用都會嚇死幾個,最逗的次,手榴彈在爆炸了,那些吐蕃士兵不跑也不躲,他們以為惹怒了天上的神靈,紛紛跪下請求神靈庇佑,讓唐軍輕易剿滅。

    出征吐蕃能攻到邏些城下,這經歷回去能吹噓輩子,要是第個攻入邏些城,這不僅僅是筆巨大的軍功,這種經歷是能讓子孫吹幾輩子。

    鄭鵬擺擺手說:“不急,我們先不攻城。”

    話音落,眾人面上都出現驚訝的神色,陸進連忙問道:“將軍,都兵臨城下了,還等什么,直接炸城,先用炸藥把城墻炸個口子,沖上去輪手榴彈把他們炸個稀巴爛,然后就是奪皇宮,把那個什么赤德祖贊、贊蒙、吐蕃王子、公主什么的鍋端。”

    崔希逸笑嘻嘻地說:“這話說得有理,將軍放心,只要讓某打前鋒,今晚挑個最漂亮的吐蕃公主陪將軍喝酒。”

    眾人聞言都嘻嘻哈哈地笑了起來。

    鄭鵬沒好氣地說:“拿下邏些城不難,但征服邏些城不易,你們都知道,征服個城池,巷戰往往比攻上城墻傷亡更大,我們不僅要行動迅速,還要擊即,盡可能把傷亡減到最低。”

    “這話有道理”郭子儀附和道:“我們人數太少,就是以敵十也不夠,切得從長計議。”

    鄭鵬想召集眾人商議時,宋沖突然指著城門的方向說:“將軍,你看,有動靜。”

    眾人扭頭看,只見城門緩緩打開,有三個人騎著馬從門縫里走出,剛剛走出,兩扇厚重的城門馬上再次關閉。

    郭子儀冷笑地說:“真是奇聞,吐蕃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有禮節,看,傳話的人來了,動作夠快的。”

    從邏些城出來的三人,前面的人身穿吐蕃官服,手里拿出使令旗,好像生怕別人看不清楚,后面二人還持面巨大的使令旗,顯示他是使者的身份。

    崔希逸有些不屑地說:“不知是探消息還是下馬威。”

    “不是惡客就行了。”宋沖難得開口附和。

    陸進朝地上吐了口口水,冷笑地說:“想做惡客,那也得看看自己有幾斤幾兩。”

    “將軍”這時名傳令兵走過來,恭恭敬敬地說:“吐蕃都護桑奇,請求見將軍面。”

    鄭鵬瞇著眼說:“都護?這個使者的官階不低啊,怎么,他知道本將在這里?”

    “回將軍的話,桑奇請求會見主事的人,并不知將軍在這里。”

    陸進在旁不客氣地說:“快要撥刀見血了,還有什么好談的,讓他滾,沒必要在他身上浪費時間。”

    “不急”鄭鵬臉從容地說:“大唐是禮儀之邦,這些野蠻的蕃人也懂得上門拜訪,怎么也見下,免得他們背后說我們基本禮儀都不懂,說不定還說我們怕他呢,見下也好,讓他過來吧。”

    郭子儀叮囑道:“讓那個都護個人來就行。”

    傳令兵應了聲,沒多久,吐蕃都護桑拿,拿著使令旗,抬頭挺胸地走到鄭鵬面前。

    “來者何人,見到我家將軍還不跪下?”陸進在旁突然大聲吼道。

    本想嚇桑奇跳,沒想到桑奇面不改色地說:“本都護只拜天上的神靈,地上的高堂和贊普,沒有向大唐將軍拜跪的理由,鄭將軍,不知這話有沒有道理。”

    被桑奇認出,鄭鵬沒有意外,像敵國的重要人物,都會有對應畫像作檔案,自己在西域那么出彩,快被人說成是吐蕃克星,作為吐蕃都護的桑拿認出,很正常。

    鄭鵬沒有說話,而是自顧在臨時搭起的帳蓬內把玩著兩顆玉膽。

    “刷”的聲,崔希逸猛地撥出橫刀架在桑奇的脖子上:“將軍不喜歡你站著說話,跪下,再不跪下,某的這把刀可不認人了。”

    難得有人送上門,挫挫他們的銳氣也不錯,就當找個樂子。

    冰涼的刀刃架在脖子上,普通人早就嚇得面色蒼白、兩腿直打篩子,可桑奇面不改色地說:“兩軍交戰,不斬來使,崔將軍不是想破例吧。”

    崔希逸冷笑聲,點點頭說:“沒錯,不斬來使,但是...在身上留點記念沒關系吧。”

    話音剛落,猛地抽刀,鋒利的橫刀在半空變了個方向,變掃為捅,刀尖直奔桑奇,只聽嗖的聲,隱隱還聽到布帛破裂的聲音,然后聽到崔希逸皮笑肉不笑地說:“再不跪下,某刀就把你那命根切下來喂狼。”

    桑奇感到褲襠有股冰冷的涼意,低頭看,當場嚇得面容失色,有些失態地說:“崔將軍,你,你干什么?”

    把鋒利的橫刀,直接刺穿下面的褲子,停在大腿的內側,刀刃向著命根的方向,這把桑奇嚇了跳,再偏上二寸,估計做太監不用再受刀了。

    “聽不到懂人話嗎,叫你跪下說話,再不跪下,可別怪某手下不留情了。”

    桑奇的臉色有點蒼白,不過他很快回過神,臉倔強地說:“兩國交戰,不斬來使,個有節氣、有禮儀的國家,更不會傷害使者,鄭將軍,這待客之道有損大唐的風范吧。”

    崔希逸還想再嚇噓桑奇下,鄭鵬揮揮手說:“剛才就是跟都護開個玩笑,試試都護的膽量而己,難怪都護敢出使,果然有膽色,崔將軍,就不要再試探都護了。”

    吐蕃能成為西域霸,還是有不少人才的,像這個桑奇的表現就不錯,怕歸怕,可該硬氣的時候點也不聳,說話也很得體。

    崔希逸有些無趣地應了聲,很快把橫刀收回入鞘。

    鄭鵬看了看桑奇眼,徑直開口說:“不知都護到訪,所為何事?”

    “鄭將軍不打招呼就兵臨邏些城,似乎有些不妥吧。”

    “是嗎?”鄭鵬反問道:“吐蕃假扮流匪,擾亂大唐邊境,還干下那么多豬狗不如的事,是不是應該先自問下妥不妥?”

    --------《16K小說網帶給你最新的小說給你最好的閱讀體驗16kxsw.com 》----------

我 的 書 架
一分六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