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骂我的人都值得我同情”余秋雨终于回应捐款门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方针 > 教育培训机构 > 正文
 2019-06-12 13:40     浏览次数:12

  既往关于毛泽东农村调查的研究或者只将其作为材料而忽略其背后的产生过程,或者受限于传统"路线斗争"的叙事模式而忽略其实质意义。本文以毛泽东从大革命时期到苏区时期从事的主要农村调查实践与文本为核心考察对象,综合运用档案文件、回忆录、年谱、地方史志等多种材料,在社会思潮史、地域社会史等多重视角下,将毛泽东农村调查思想及其实践理解为一种在革命实践中产生的重要政治传统,重新梳理其发生学过程,归纳其实践特征与运行逻辑。关键词:农村调查;权力;阶级;动员;全文:

  最后,年轻人要明白自己需要什么样的圈子,用正确的态度混圈子,真诚待人、言而有信,才能更好的融入圈子,拥有圈子。

“现在骂我的人都值得我同情”余秋雨终于回应捐款门

  媒体报道出余秋雨先生捐款门的最新回应:“他们乱讲。 ”“考虑到博受才没有出手,怕一拳把对手打倒。 ”“其实大家想想,现在全世界大专辩论赛的总评委一直是我,我对辩论是非常有经验的,否则我怎么有资格去为全世界大专辩论赛做总评委,每年都是我,我在第一分钟就知道一个队逻辑上所犯的错误。 ”  余秋雨先生还宣称:“他们所有的造谣诽谤都有他们个人可怜的原因。 ”“我有一次发现,十几年来一直在不断骂我的人,居然是小时候是被父母卖掉的。 ”“这样的人当然可能小时候没有受到爱的浇灌,后来对他来说骂人比较习惯。

”“现在骂我的人,都值得我同情。 如果是好好做事的人,怎么会有时间找一个认都不认识的人去骂?他是一个文化下岗的人,完全失态——发表个文章拿个稿费,很值得同情,下岗工人无处谋生,在呐喊,我们会打他吗?”  余秋雨先生还称,自己是最近被诽谤最多的人。 “诽谤你显得很有文化,诽谤一个商人就不太有文化——但是(你)必须要非常有名,那么诽谤才有价值。 ”  由余秋雨上述言论,想到“马蝇效应”。 1860年的一天,《纽约时报》的主编亨利·雷蒙特来见林肯。 当他谈到蔡斯正在狂热地追求总统职位的时候,林肯给他讲了一个小故事:“雷蒙特,你不是在农村长大的吗,那么你一定能够知道什么是马蝇了。 有一次我和我的兄弟在肯塔基老家的一个农场犁玉米地,我吆马,他扶犁。 这匹马很懒,但有一段时间却在地里跑得飞快,连我这双长腿都差点跟不上,到了地间,我发现有一只很大的马蝇叮在它身上,于是我就把马蝇打落了。 我的兄弟问我为什么要打掉它。

我回答说,我不忍心让这匹马那样被咬。

我的兄弟说:“哎呀,正是这家伙才使得马跑起来的嘛!”然后,林肯意味深长地说“如果现在有一只叫‘总统欲’的马蝇正叮着蔡斯先生,那么只要它能使蔡斯不断地跑,我就不想去打落它。 ”  从余秋雨先生捐款门的最新回应中可以看出,余大师既象那匹懒马---对既成事实和媒体评论麻木不仁;同时又象那个疯狂的蔡斯先生.为此,有必要借用林肯之言送给余秋雨大师:如果现在有一只叫‘大师欲’的马蝇正叮着余秋雨先生,那么只要它能使余秋雨不断地跑,就不必去打落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