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赘相公太腹黑》方舒瑶季承煜全文免费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方针 > 教育培训机构 > 正文
 2019-06-12 13:40     浏览次数:36

    在的语文考试中,面临各类题型们都要注意呢未能轻松通过语文考试,我们可以在平时做接触一些语文试题,将各种题型都熟悉好。

  (二)学历条件。报考人员应当具有普通高等学校全日制本科以上学历。其中,艰苦边远地区等特殊岗位可不作全日制要求;报考护理岗位的,可为大学专科以上学历。具体学历学位条件,由用人单位根据招考岗位需要明确。(三)资格条件。

《入赘相公太腹黑》方舒瑶季承煜全文免费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方信最恨有人拿他的身份说事,方家嫡系一脉个个自诩身份尊贵,天生便有权有势,他不甘心:“方家基业又岂能败在你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妇道人家手里?”方舒瑶活过一世,早已不是当初单纯听话,不谙世事的千金大小姐了,她清楚地知道方信在想什么:“难道就能败在你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糟老头子手里?”方信闻言脸色大变,正要发怒,就见她继续道:“方长老,你不用担心,我会成亲的。 ”眼看着方信眼里露出欣喜的神色,她恶劣一笑:“不过嫁给柳员外你就别想了,为了让我父亲安心,我决定从明天开始广招夫婿入赘。 ”“你以为招夫婿那么简单?谁知道你这是不是不想嫁人的缓兵之计?方家又怎么可能让你肆意去挑夫婿?”“既然你提出来了,那好,给我十天,十天内我一定挑出一个令人满意的夫婿来。 ”方信看着眼前笑嘻嘻的方舒瑶,感觉自己喉间一片腥甜,这方舒瑶明明蠢笨不堪,为何忽然变得如此伶牙俐齿,他恶狠狠地瞪着她,警告道:“十天就十天,你最好祈祷自己的计划有用,可千万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方舒瑶直勾勾的盯着方信,眼底流露出汹涌的杀意,一瞬间如同来索命的恶鬼:“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如同蝼蚁一般跪着来求我。

”说着转头潇洒的走了。

她视线一移开,方信便觉舒了口气,该死的,这孽女什么时候变得这般气势凌人。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正这时,一个小厮匆匆跑来,战战兢兢的将信递上。

“你才不好了!”抬脚将那小厮踹倒,方信打开一看,却是柳康叫人送来的。

信上只有寥寥几句,却让方信倏然瞪大了眼,噗的一声吐出口血来。

“老爷!您没事吧老爷!”小厮大惊,扑了上前将脸色青白的方信接住。 而院墙外,‘潇洒离开’的方舒瑶正扒着墙头偷看。

前世这天,她无意撞见柳员外给方信回消息,想必是两人达成什么共识,今日这一闹,两家也算撕破了脸,依着柳员外的性子,决不会吃了这亏,定要从方信身上找补回来,果然。

只是方信,如果这样就让你受不了,那我还真是太高看你了。

方舒瑶深吸一口气,先去了母亲的房间,看着那紧闭双眼,久违的面容,眼泪“哗啦”一下就流了出来,无数夜晚的魂牵梦萦迫使她弯了一直挺着的脊梁,她轻轻跪在床边,声音沙哑到几乎说不出话来:“娘,我好想你。 ”方舒瑶一直在她娘房间里呆到了傍晚,才按了按早已麻木的双腿,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她抹干净眼泪,为未来做打算。

她要推倒方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必须要有帮手,但眼下的当务之急是招夫婿一事,要想守住父亲的基业而不嫁人,这是目前最快捷稳妥的办法。 第二天,她便派人着手去做这件事,方家大小姐的身份很好用,几天内,镇上便贴满了招夫告示。 得知方家大小姐要招夫,满城哗然,毕竟娶了方大小姐就一辈子不愁吃喝了,谁不想去,于是乎当天方宅外便围满了人。 方舒瑶亲自坐镇,她要找的夫君必须能为自己所控的,在下定决心复仇的那一刻起,她便做好了牺牲自己幸福的准备。

然而,事情并没有她想象那般顺利,人多是多,但个个都是歪瓜裂枣:“方小姐,在下王山,家在本地,虽已有八房小妾,但为了表示入赘的诚意,我愿统统休了她们,一心服侍你一人。 ”方舒瑶表情动都没动,冷冷淡淡吐出三个字:“下一个。

”“方小姐,我曾遭遇一段失败的婚姻,现虽已孤身一人但家中尚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不知方小姐可否愿意我将他们一起带来?”“下一个。

”“方舒瑶,我虽然年长你几岁,但我相信年龄不是问题,只要你与我相处一段时间,一定会疯狂的爱上我。

”方舒瑶看着眼前老的都快能当她爹的人,嘴角抽了抽:“下一个。

”一连数日,都没有物色到合适的人选,方舒瑶有些头疼,这几天方信时不时就来她这里刷存在感,方舒瑶实在不想见他,便想着出门转转。 不知不觉晃悠到了护城河那一带,现在正是吃早饭的时辰,本不该有那么多人,可河岸边却吵吵闹闹,一群人在那儿围着什么说八卦,好奇心使然,方舒瑶凑了过去。 “这不是那季承煜吗,好好的书生不当,怎么就跳河了?要不是正巧有人路过把他捞上来,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呢。 ”“这就是季家那小子啊,长得模样倒是不错,不过你们知道吗?这季承煜跟城中赵公子是咳朋友,近日听说这赵公子要成亲,恐怕是因为这个才跳的河。

”方舒瑶听的云里雾里,拨开人群挤到最前面才看清躺着的那个人的样貌,只见那人紧闭着眼,眉头微微蹙起,因为刚从河里捞出来的缘故,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活脱脱一水出芙蓉,这模样果真不错。

她顺着之前那人的话问道:“他朋友成亲,这季公子为何要跳河?难不成他朋友娶的是他心尖上的人?”那人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季承煜跟那赵公子关系有些不清不楚,那赵公子还曾当众说过得一知己愿终身不娶的话来。 ”说完害怕方舒瑶没能理解似的,将两个手的食指靠在一起比了比。 方舒瑶:“”没想到闲逛还能碰到个为情所困而跳河的断袖,方舒瑶不想管这些闲事,拨开人群往回走,忽然灵机一动。 她完全可以招那些有龙阳之好的穷苦书生,书生大多都自持君子之风,又好面子,容易拿捏,更何况若有龙阳之好,两人只在人前做做戏便可。 倘若倘若有那么一天,可以遇到心仪之人,也好和离。 打定主意后,方舒瑶让人改了条件,重新开始物色夫婿,又一次弄得满城皆知,布告栏前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来:“这方家大小姐也真是,前不久说要招夫婿入赘,风风火火的看了三四天,又都不满意,现在又加条件说只招书生,有哪家的女子像她这般不知羞耻。 ”“我看你这是不符合条件酸的吧,人家方家大小姐家世好,长得还好看,多的是男人往她身前凑。 ”“唉,你们看,这次招夫婿跟上一次不一样了,方大小姐特地注明这次要一个一个分开单独见面,搞得神神秘秘的。

”小说《入赘相公太腹黑》第二章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