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学校易,招老师难 ”100万幼教缺口拿什么填补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方针 > 教育培训机构 > 正文
 2019-06-14 13:14     浏览次数:107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罚单中的案由都在银保监会近期拟整治的房地产融资乱象之列。5月17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促进合规建设”工作的通知》,要求银行机构和非银行领域各类机构按照相关要点开展整治,突出处罚和问责,其中多处涉及房地产领域融资乱象整治。

  在学习语文的过程中你收获了什么接下来学识网小编为你整理了语文知识的收获作文,一起来看看吧。  语文知识的收获作文篇一  生活处处有语文,我们要从生活中学习语文。这是语文老师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我却不以为然:从生活中学习语文,那还要语文课干什么但我亲身经历的几件事,却让我改变了看法。  你们这些kuài(刽)子手……电视荧屏上,一位革命者在刑场上向手持钢刀的刽子手吼道。  不对!弟弟一声喊叫,把正在看电视入迷的我吓了一大跳。

“盖学校易,招老师难 ”100万幼教缺口拿什么填补

导读幼有所育是民心所向,也是施政目标。

2018年底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到2020年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入园率达到80%,基本建成广覆盖、保基本、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 目标已经定下,时间十分紧迫,但不少地方面临盖学校易,招老师难的局面。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去年两会上透露,按照幼儿教师与学生1:15的比例推算,2017年我国缺幼儿教师71万,随着全面二孩政策实施,预计到2020年缺口将达100万。

编制不足,名校毕业后还是临时工全国政协委员胡卫今年提交了关于创新机制解决幼教师资紧缺的提案。 他认为,师资薄弱面临的一大瓶颈是编制,目前幼儿园缺编现象十分突出。

都说要加大师资建设投入,但如果老师没有编制,就意味着不纳入财政预算,靠什么来投入胡卫长期在上海工作,也以全国政协委员身份去过东西部多省份调研。

他说:教师岗位缺编,将造成队伍不稳定、流动性大。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主任黄瑾也感同身受。 她在西部地区一县级中心幼儿园调研中发现,园内17位老师只有1位在编。

所有的老师都非常努力,也很热爱学前教育事业,但没有编制,就有后顾之忧。 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每年招收140名本科生,是其他同类专业的3倍。

根据有关免费师范生的要求,毕业生一般回生源地从事教育事业。 但近年来,总有毕业生怀着热情回到家乡,但地方上没有编制,只能先干起来再说。 人培养出来了,但编制没有,就像合同工、临时工。

黄瑾说。

目前,全国层面尚未出台公办幼儿园编制标准。 一些省份根据本地实际出台了地方标准,其中有的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以幼儿数与专任教师数大体15:1的比例核定编制;有的按照班额,每个班配备两名教师。

有了标准就要确保按标准核编。

胡卫说,目前有些地方还是标准一套,操作又一套。

比如,将幼教老师入编到小学,挤占小学教师编制,或者编外聘用有编不补。

人才不足,满足数量还要确保质量半月谈记者发现,编制紧缺往往跟人才培养不足相关,有时形成恶性循环招不到专业的老师,地方不愿拿出编制,没有编制意味着没有待遇和稳定性,专业人才更不愿意从教。 教育部近期召开的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基本情况年度发布会透露,全国幼儿园共有专任教师万人,比上年增长%。

其中,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的专任教师的比例为%。 这意味着还有近三成的幼教老师未接受过专业教育。

上海师范大学教务处处长高湘萍表示,数量不足素质不高待遇偏低多年来相互作用,成为环环相扣的因果循环链。 以上海为例,华东师范大学和上海师范大学两所本科院校按照最新扩招后的规模,每年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约400人,而未来3年上海需新增专任幼儿教师8000人左右。

虽然部分非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进入幼师队伍,但每年缺口仍有1500至2500人。

高湘萍说,全国各地相继开展专业技能培训,让更多非师范生或中等学历人群填补师资缺口,但满足数量的同时还要确保质量。 专业能力的养成、情感的认同都需要经过一个阶段,幼儿教师是一份既讲能力也讲情怀的工作。

胡卫说,近年来有些地方的学前教育毛入学率从不足20%提高至近90%,但师资的专业性非常不足,有的老师从小学转岗而来,有的甚至只是初中毕业,只能带着孩子排排坐吃果果,长远来看仍要提高质量。

突破瓶颈,须创新培养和投入机制业内人士建议,各省区市应尽快完成公办幼儿园的核编工作,做到手中有账本,心中有规划。

2018年,山东省按照编制标准全面完成公办园的教师核编,预计将有1700多所公办园新纳入机构编制管理,保障公办园的教师需求。 贵州省制定了1:61:8的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标准,省政府还明确要求每年全省新增公办幼儿教师不少于5000人。 近7年来,贵州省新增公办幼儿园专任教师36650人,较2010年增加了6倍。

在上海,幼儿园教职工人数从2010年的万名增加到2017年的万名,增幅为63%,高于在园幼儿数43%的增幅。 半月谈记者从杨浦区教育局了解到,为进一步增加幼教入编的吸引力,原先35周岁的教师入编年龄上限被放宽到40周岁。

胡卫建议,编制总量暂时无法满足的地区,可以探索实行人员总量备案管理,并让非编教师同工同酬,保障收入。 此外,政府加大投入不意味着政府一揽子全包,社会力量应继续发挥作用。 民办幼儿园同样可以是普惠的,民办幼儿园教师也可以是专业且体面的。 在人才培养方面,针对即将到来的入园高峰,需通过贯通培养、在职教育、专业技能培训等方式,拓宽人才培养渠道。

目前,上海以师范院校为主体,中高职院校和本科高校参与,鼓励学校通过中高贯通、中本贯通、高本贯通等方式,建立中高职应用型本科专业学位硕士相衔接的贯通培养体系,加强学前教育各类专业人才的培养培训。 此外,上海鼓励引导相关高校开展学前教育专业高一层次学历继续教育和职业能力培训,提高幼儿园在职人员的专业教学能力和学历层次,促进学历教育与职业培训相融通,力争到2020年,每年学前教育专业招生规模达3000人以上。 华东师范大学和上海师范大学除学前教育专业本科生外,还承担着职后学历教育工作,打通了中等师范生到高职及本科的学历通道。

上海师范大学今年上半年还将在全校范围内吸引其他专业学生进入学前教育第二专业,以进一步扩大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规模。

(记者:潘旭吴振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