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少女多情茶不思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方针 > 教育培训机构 > 正文
 2019-05-15 16:01     浏览次数:15

  

  

  

  

  

  

  

  

  

  

  

  

  

  

  

  

  

  

  

第三十六章少女多情茶不思小说:作者:更新时间:2019/5/1416:15:25    这个时候趴在一边窗台上的安可儿却急了,还不待舒云清走出门厅,就从一边跳出来,说道,“不准走,你个偷窥狂!”  这时嘴却被一把捂住,一句话生生的又被吞了进去。

安可儿正要生气,回头一看却是自己的师傅崔清子。   “师傅?”安可儿立马老实了。

  “你要干什么?那是你父亲的贵客,怎能这么没大没小的?”  “我。 。 。

”  “速速回房去。 ”崔清子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安可儿见师傅动了怒火,也不敢妄动,只好气愤愤的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安可儿还是有点忌惮师傅和父亲的,虽说师傅没有发火,但也不敢在师傅面前太放肆。   这时一旁赶过来的丫头甜儿上前小心的禀报道,“小,小姐,他、他都走了。

”  安可儿气的不想说话,师傅不搭理,父亲也不管,那,我就自己去教训他,想到这里,安可儿气呼呼的往自己的阁楼走去,甜儿在后面叫着,“小姐,小姐,你慢点走,夫人,夫人交代了,你现在要注意礼仪。

”  安可儿拿了自己的宝剑,气呼呼的冲了出去,结果一出门就发现舒云清早已绝尘而去了。

  到了晌午,甜儿端来的中饭已经放在桌上一个时辰了,安可儿只是痴痴的看着窗外,看着花园中开的正好的花,就这样一直坐到了晚上,甜儿换掉了早已凉透的晚饭,又摆上了小姐最爱吃的点心,轻声的唤道,“小姐,小姐,这些点心是夫人给你做的,你好歹吃一点吧,都一天不吃不喝了。 为了那种人,至于和自己的身子过不去嘛。 ”  此时的甜儿哪里知道,安可儿早就不生那人的气了,现在的她心里、胃里、肚里却满满的都是他了,那还有空间吃得下点心。

  安可儿被甜儿这么一叫,倒是缓过来神,顿时觉得浑身酸麻,回头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摇摇头说道,“都撤了吧,我没有胃口。 ”  甜儿着急道,“您这不吃不喝的,伤了身子可怎么办,小姐你是不知道,您的身子以后可金贵着呢。 ”  安可儿没有往深的想甜儿的话,此刻却在想另外一个人的话,“我要去城郊的寺里……”城郊的寺不就母亲经常去祈福的安若寺么。   “哦,甜儿,你去告诉母亲,我明天和她去安若寺为爷爷奶奶祈福去。

”  甜儿有些莫名其妙,回道,“小姐,夫人前几天不是才去了的嘛。 ”  “哎呀,好甜儿,你就告诉母亲就说我想去嘛。

”安可儿撒娇道。   甜儿无可奈何,只好去了。

  安氏听了甜儿的话,意外之外更多的是喜悦,看来这疯丫头终于开始知道干一些正事了,当即就应允许了。   安可儿一夜未眠,早早的起来换好了衣衫,以前都是甜儿催促她,今天倒好,一切反了过来,匆忙的吃过早饭,一家人就上路了。

从安府到安若寺路程约一个时辰,这一个时辰的时间中,安可儿在轿子里有些无所适从,此刻的感觉却是自己像个新娘子,要出嫁了一样。

  好不容易来到了安若寺的门口,安可儿有些迫不及待奔进了寺里,安氏在后面喊道,“这佛门之地,可不准嘻嘻哈哈的。 ”  安可儿不怕母亲,但却很尊敬她,当即变的老实了,停下来等着母亲,等母亲上前了,老实的跟在母亲后面,安静的进了前门。

  一进门,安可儿就看到了舒云清,这个折磨了她一天一夜的男人,此刻却正在一边的凉亭中饮茶,安可儿此刻却忘记了母亲的叮嘱,对着舒云清那边叫道,“喂,偷窥的家伙,原来你躲在这里!”这一句话,彻底就暴露了安可儿的内心。

舒云清稍稍一愣,就看到了安氏和安可儿正在门口看着他,他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安可儿嘟啷着嘴巴,忍不住小跑了过去。

此刻的安氏却是彻底明白了,这女儿的心,只怕是这个做母亲的也控制不住了。 安氏无奈的摇了摇头,径直去了佛堂。

  安可儿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了舒云清呆的地方,她不会轻功,所以气息有些喘,“你,你,你……”一连说了三个你,剩下的除了喘气就是喘气了。   舒云清递上一杯茶,说道,“喝了它,会好一点。 ”  安可儿接过来一饮而尽,顿时一股香甜之气弥漫了整个口腔和胃部,肺部的压力似乎一下子就释放了。   安可儿舒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满血复活了,她坐到了舒云清的对面,说道,“我说你是不是知道我会找你?”  “嗯,你看我不是泡好了茶,等着你来嘛。 ”舒云清说道。

  “真的吗?”安可儿有些不相信道。   “嗯,住持昨晚说,今早有客到,我就猜到会是你。 ”舒云清说道。   安可儿脸一红,说道,“那,那你昨晚也……”说到这里,安可儿是在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不管如何,自己也还是一个不满十七的少女呢。   舒云清疑惑道,“昨晚?哦,昨晚我和住持谈论佛法一直到天亮呢。 ”  安可儿生气道,“谈论佛法?哼,两个书呆子!”  舒云清却笑道,“不,你错了,这寺中全是书呆子。 ”  安可儿咯咯一笑,“那你就是个大书呆子。 ”  舒云清也笑道,“嗯,大书呆子就是我。

”  舒云清看着被安可儿丢下的杯子,隐隐感到有些不安,这种不安的感觉是以前从未体会经历过的,这种不安从竹林里见到那少女的一刻,就开始毫无征兆的出来了。   舒云清身边从来不缺女人,但他却未儿女情长过,他从目前的口中得知了父亲的种种不幸,又看到从母亲过世之后父亲的郁郁寡欢,所以他不敢轻易的去尝试,一颗心埋藏久了,猛的被挖了出来,除了些许的疼痛,更多的不应该是幸福吗?  舒云清想起了昨晚住持若云大师的谈话。   聊天的伊始,大师看着心不在焉的舒云清,于是若云大师在茶几上用茶水写了一个“缘”字,若云大师说,“舒施主今日心思不在佛经上,所以贫僧想把这个字送给舒施主。 ”  “缘?”舒云清看到那个字,读了出来。

  “不错!缘!缘起缘灭,缘来缘往。

。 。 世间一切皆因缘生,又因缘灭。

”若云大师说道。

  舒云清想了想,问道,“若云大师,我想知道孽缘也是缘么?”  若云大师说,“前世百次回眸方能换今生一次擦肩而过,修的十世才能修到初识的缘分,百世才能修到相知的缘分,千世方可修到姻缘,若修得万世再遇轮回,则就是孽缘了。 ”  舒云清有些理不清大师的禅理,说道,“那孽缘也是一种缘咯。

”  大师轻轻一笑,说道,“何为缘,相遇既为缘,何为孽,分开既为孽。

”  舒云清的心这一刻突然变的沉重了。   大师说,“缘起缘灭,天道早已注定,你若要改变天道,就得做天下之大不韪之事。

云清施主,有些缘你遇上了没有错,追求了也没有错,错的只是这时间,这轮回罢了。

”  舒云清叹了一口气,唉,大师的话够直白了。

舒云清暗自无力的笑了一下,“罢了,罢了!”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大师继续说道,“缘既然来了,就好好珍惜吧。 能把每一天都过好,也不枉这前世千年万年的修为了。

”  舒云清说,“大师,若是孽缘,这条路还能往下走么?”  大师摇摇头,“贫僧不能说,脚在你身上,路在你脚下,能不能走,你自己更清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