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小哥的997(上)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方针 > 教育培训机构 > 正文
 2019-06-12 09:33     浏览次数:185

  未来的机电一体化产品,控制和执行系统有足够的冗余度,有较强的柔性,能较好地应付突发事件,被设计成自律分配系统。  (3)全息系统化――智能化。

    3:我是在校生,要大几才能报考?  答:各省的规定略有差异,有些是应届生才能报,有些是大三及以上可以报,具体要看每个省的规定。  4:考试必须机构代报名吗?必须预报名吗?  答:考试由考生本人网上报名,禁止机构代替报名,没有预报名一说。  5:笔试再A省考,面试可不可以在B省考?  答:能否在当地报名,要看是否符合当地报名条件,如果符合即可。  6:国考后申请认定还需要说课或试讲吗?  答:不需要啦,提交申请材料即可,国考是把原有后续的说课/试讲放在考试阶段的面试里。  7:我已经取得了高中教师资格,想再考一个初中教师资格(或再考其他科目)可以免考科目一、科目二吗?  答:如果科目一、科目二在有效期内可以免考,直接报考科目三即可。

打工小哥的997(上)

这段时间在海口,我破天荒地和一家按摩连锁店较上了劲,基本每周光顾一次。

由此认识了在这里打工的小李。

春节间有次到附近购物,见一幢楼下新开了家修脚按摩连锁店。 当时尚在假期,店面关门。 但透过几扇通透的落地玻璃门窗,可见里面陈设:屋内约有八、九张沙发靠椅,罩有店家商标的统一外套和白垫单,沿墙有一次性物品柜及消毒柜。

墙上贴有泡脚、修脚及按摩、拔罐、刮痧等项目的价格表,泡脚加按摩起点50分钟40元,刮痧或拔罐20元起,并说明修脚用一次性刀片……海口是个候鸟休闲人群扎堆的城市,沿街这类按摩、艾灸等吃保健养生饭的小店不少。

而这家连锁店,服务环境给人通透整洁及有一定规范的好感。 以前在京外出时,偶尔也被保健养生店的人拉进去体验过。 这行业确有些是靠忽悠拉客的。

但操作者能否找准穴位、手法适度还是能感受到的。

咱这代人谁没体会过“赤脚医生”呢?当年做西医的母亲也受过中西医结合的培训,我还用她的银针扎过自己的合谷和内关穴呢!我认为若中医的保健调理手法得当,对健康还是有益的。 当时恰看了博友“甲秀又一村”自治灰指甲的博文,我也尝试了。

但因患病脚指甲增厚且向肉里长,稍加修剪就出血,没敢继续。 此外,因自我感觉血液循环不好,天气稍寒,膝盖以下就发凉等,也希望通过较靠谱的中医保健措施,促进血液循环和健康。

所以当节后这家店开门,便开始在此尝试每周一次的治疗灰指甲及保健按摩(这里治疗一个灰指甲500元。

一年内复发包治)。

转眼数月过去,灰指甲在头两月经数次修剪,基本去除了表层病甲,但里层因神经敏感似尚有残余,在继续治疗中。 对这家连锁店,我上网搜了下。 创始人是个80后,曾获“2017年脱贫攻坚奖奉献奖”(店里挂有他在颁奖会上从某副总理手中接奖牌的照片,网上有该省工商联合会和新闻部门联合推出的对非公有制经济人士访谈录中对他的采访图像)。

据说他经十多年打拼,从打工仔成为企业家。

目前在全国有连锁店数百家,在当地办有专业培训班,已培养技师千多名。

但网上亦有对加盟该企业的某省某分店的fu面报道,诸如:“修脚房技师成神医,包看脚病,三wu产品成神药……”等。 这种遍地开花的连锁店,管理上易有疏漏、良莠不齐,也要加以提防。

我开始到这家店,是赶上谁算谁。 对这家店的男、女、青、中年(无老年)工作人员均有些体会。 除了修治灰指甲到后来削得越来越薄、难度增大时是专人操作,其他几位接触过的师傅,感觉他们的手法多还可以。

据说这家店是个先进店。 店长与老板是同乡。

店长在客人多时也做活,举止给人印象还不错。 店里的工作人员统一着装。 店员有外地来的,亦有家在本地的。

其中江西的小李,虽三月才来,但因他的手法不错,我后来请他做按摩拔罐刮痧较多(他不修脚)。 小李40岁出头,个儿不高,浓眉大眼,身板儿壮实。 他性格外向,虽略有口齿不清(不知是否江西人说普通话就这样),常主动与人聊天。 两个多月接触下来,我看到了一位普通农家子弟的奋斗经历。 这家店每日午12点至晚12点上班(标题用997是为顺嘴,取其每日12小时、每周7日工作之意)。

每人的工作收入和店里对半分配,店里提供免费食宿。 据小李讲:吃得还可以。

正餐一般三、四个菜,每天有荤菜。

但因住处仅一个卫生间,每天下班吃饭再轮流洗涮完,也2点多了。

上午9点多起来吃饭,再准备上班。

他说:“长期这样干身体吃不消。

”前段生意好时,他每天能做七、八人的活儿,一个月有6000多元收入。

这段过冬的客人走后,有时一天只做五、六人。

收入也少了。

我问他:这附近不到2公里外的海滨公园去过没有?他说:除了刚到海口时,这里的老乡带他玩了两天,来这家店后哪里都没去过。

他们每月只有一天假期。 他来后还没休息过。 他把存的假期加6月该休的,凑成4天,准备端午节回家一趟。

小李有一兄两妹,两妹妹出嫁,两兄弟在外打工。 父母在老家种地。

他家有四亩多地。

家里把其中的三亩地出租,每亩年租金800元,父亲坚持留下一亩自己耕种。

小李讲:父亲那一亩地辛苦一年的收入还顶不上投入。 他希望父母到城里跟他们住在一起,别再风吹日晒,也帮助照看下孩子,他们好全力打工挣钱。 但父亲就是不肯。

(全文发不了,只好分上下)。